主页 > 散文广播稿 > 散文广播稿

陆刚:诗即是歌,歌即是诗

蒋能:在我的印象里,彝族是一个能歌善舞,热情好客,睿智豁达,豪爽粗犷的民族。以下是你发表于《民族音乐》杂志2009年第3期的两首歌词:“远方的小娄娄,/请你来喝杯酒。/不喝你不能走,/不喝我不放手。/你不能偷偷地走,/你不能悄悄地溜。// 远方的小娄娄,/你不要装害羞。/不要躲在人背后,/不要把头勾。/喝了才是好朋友,/喝了才是好娄娄。”(《乌蒙劝酒歌》,注:娄娄,彝语音译,姐姐)、“端起酒来唱起歌,/老表哥,妹妹端酒给你喝,/老表哥,亲亲老表哥。//老表哥,过了今天会不着,/马又乱,人又多,有些话儿不好说,/老表哥,随你喝不喝。”(《妹妹端酒给你喝》)

你的诗歌(包括歌词)清秀隽永,韵味飘逸,如乡间小曲,浅唱低吟,自然天成。你的这种诗写特质早在十几年前就初见端倪了。2001年,你凭短诗《漓江梦》荣获《中外少年》杂志社首届“梦工场”电视夏令营征文大赛一等奖,“雨蒙蒙/水盈盈//一点渔光/两点火星子//一阵浆声/两只青鹭语//一叶扁舟/两只长篙子”(《漓江梦》)全诗33个字,巧用“一”和“两”二字,反复吟咏,将烟雨朦胧的漓江美景勾勒得栩栩如生,让人身临其境,难以忘却。

你的诗集《短笛轻吹》(天马图书有限公司,2002年4月)收录精短诗歌51首,这些诗歌具有音乐节奏之美,呈现出浪漫主义情趣。如诗歌《天蓝蓝水蓝蓝》《风潇潇雨潇潇》,读来朗朗上口,《让我轻轻地告诉你》还作为歌词,经作曲家李鹤龄谱曲,发表于2009年第11期《广播歌选》杂志。

你的诗可以歌,且短小精致。 你是如何做到的?你的诗写风格受到过哪些人的影响?你认为,一首好的诗歌或者歌词是什么样子的?请你谈谈自己的观点。

陆刚:对诗的接触,当然是从古诗开始的,最早的就是一年级语文课本上的《咏鹅》和《锄禾》,当时的小学语文课本上,基本上每一册上面都有古诗,从一二年级的单首到后来的古诗二首、古诗三首,就是小学课本上那几十首古诗,在我的脑海里定下了“诗”的模糊概念,认为这样的就是诗,诗就是这样,所以,后来写诗,在不经意间总会吸取一些古诗的营养,将古诗的一些形式和特点植入新诗,所以,我早期的诗作就会有一些古诗词的影子,成了你说的“诗可以歌,短小精致”,你提到的《让我轻轻地告诉你》就是这种情况吧,它原本就来自于那本小诗集,但具备了歌词的特征。写诗的过程中是否形成了自己的风格,我还没有认真思考过,可能还谈不上吧。当初我们读书的那个环境,地处偏远,信息闭塞,获取知识仅靠学校的教科书,除了小画书外基本上没有课外读物,在我们求知欲望最为强烈的年代,没有足够的课外书籍可以阅读,导致了知识积累有限,文化积淀不足。记忆中,读初二的时候开始,通过同学和老师接触到了一些文学刊物,主要来自左鸠戛一些爱好文学的同学和郑启航老师,这些文学刊物的阅读经历对我后来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。到毕节以后,视野有一点开阔了,有机会看到更多的文学书籍和刊物,读了一些诗,杂七杂八,各种风格都有,可能很多诗人的风格都对我有过影响,但具体有哪些人,也说不上来。古时,诗歌是可以合乐,可以用来咏唱的,诗即是歌,歌即是诗。诗和歌究竟是什么时候分开了,我还没有仔细探究过,但我认为,诗和歌词是有密切关系的,诗不一定是歌词,但歌词就是诗,歌词是诗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,一首好的歌词,就是一首优美的诗。不同的是,现代新诗可以自由发挥,而歌词要受很多规则的约束。你说到了《广播歌选》,我才慢慢回忆起来,我写歌词应该在写诗之前,应该是96年吧,我在我舅舅的宿舍里看到了两份音乐刊物,一份是《心声歌刊》,一份就是《广播歌选》。这两本刊物都是以发表歌曲为主的,但每一期在末尾几页都会发表几首歌词,当时,我把所有的歌词都反复看了很多遍,觉得那些词不管是语言还是意境都非常优美,看着直接就是一种享受。后来就尝试着写过几首当时自认为是“歌词”的歌词,但这些歌词后来都遗失了,写的什么内容,我自己也搞忘了。什么是好诗或好歌词,这应该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,或者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我个人的简单看法:能一下子让读者或听众记住,并且印象深刻的,就是好诗或好歌词,所以,我当初写过的那些我自己都搞忘了的歌词,肯定不是好歌词。

陆刚:诗即是歌,歌即是诗

陆刚(右一)MV《又是一年火把节》剧照

蒋能:1999年,你从昆寨中学毕业,考入毕节师范,师范毕业前,出版了个人诗集《短笛轻吹》。 2002年师范毕业后,你不像其他同学一样,等侍分配工作,而是接着参加高考,考入贵州师范大学。在大学期间,你创作了《滇东六首》《梦里的阿卓尼玛》《神仙坡情歌》《阿依姑娘》等重点诗歌,2007年,你从贵州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毕业,继而又到北方民族大学主修中国少数民族史,成为一名硕士生。求学路上,你像一位侠客,独自行走,仗“剑”天涯,似乎一种力量支撑着你,不断改变自己,最终学业有成?

陆刚:师范毕业时,正好遇到国家放开了高考政策,允许中专生参加高考,贫困生可以贷款读书,于是我对大学有了向往,也萌生了参加高考的想法。所以,我没有按套路出牌,放弃了乡村小学教师的工作,准备参加高考,也算是命运眷顾吧,很幸运地被录取了,虽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二本,但对于一个从未进过高中教室的人来说,我还是知足了。大学毕业后,在社会上晃荡了一年,又考了研究生,硕士毕业时也报了名准备考博,但最后没有考,主要是因为多年求学已经负债累累,经济压力巨大,急需工作。工作以后,琐事缠身,想考博已经力不从心,这个博士梦就留给下一代人做了。当初决定放弃工作参加高考,很多人都难以理解,一些人还认为我脑子不正常,好好的工作不干,偏要考什么大学。我考试也是悄悄地考的,家人并不知情,拿到通知书后才告知父母,而父母对这件事也是极力反对的,因为当时家徒四壁的窘境急需要我赶快参加工作来改变,他们只知道我已经有了现成的工作,这在当时的农村还是让很多人羡慕的,而大学是个什么东西,他们完全没有这个概念。在出发的前一天,父母还请了我当老师的大叔来劝阻我放弃上学,赶紧到分配的学校报到。在上大学这件事上,家里只有我的幺叔对我的行为表示理解和支持。其实,读初三的时候,心里还是希望能上高中,考大学,但那个年代,农村经济条件普遍落后,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读个中专,早点回来分个工作,就算是吃上国家饭了,所以,很多优秀的学生都因为家庭经济原因不能上高中,国家包分配工作的师范成了大多数人的首选。在毕节上学时,和其他同学一样,我也做好了毕业后回家做小学教师的打算,但在毕业后,又有一种不甘心、不服输的倔劲让我觉得不能让一个中专就把我打发了,所以就硬着头皮往前闯了。求学路上,经历了很多艰辛,但总算挺过来了。读书这些年,失去了一些东西,也获得了很多东西。我从小好像没有立过什么远大理想,没有伟人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的伟大情怀,读了多年书,也没有为家乡建设做过什么贡献,只是,从个人的角度来说,通过读书,我扭转了自己的命运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09 皇家利华. 皇家利华广播稿大全 版权所有  13398839672 QQ:917855222

新锦江娱乐